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"> 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我向来喜欢有沉淀感的酒店。就像经过了岁月洗礼的人生,才是更显雍容平静。鉴证过时光荏苒,才更懂得停歇的珍贵。

深圳蛇口希尔顿南海酒店-南海翼,便是其中一座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这是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背靠南山远眺香港,坐拥深圳湾最好的海景。

这里曾经是深圳最为亮眼的城市名片,接待过数不尽的名人政要,光环无数。

这里是多少位老蛇口人心目中的依恋,一杯早茶几盏点心,才是真正的归属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三十一年,沧海桑田。

如今的深圳,早已是世界瞩目的新星,当年的蛇口摇身变为前海蛇口自贸区,曾经的南海酒店,也被赋予了新的生命。南海翼,以凤凰涅槃的姿态重新站在了人们的面前,与主楼遥相呼应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我第一次,风尘仆仆而来,站在这座带着无数荣耀的建筑面前,仰着头张望,内心无数次感叹。岁月竟然如此宽容,不曾留下半分痕迹。

白色的外壁,半圆形的海景露台,满眼的郁郁葱葱,热烈绽放的花朵。既有老牌奢华的大气,又不缺海滨度假的休闲。难以想象,三十一年前的亮相,惊艳了多少人的双眸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历史与岁月的沉淀,不仅仅厚重,也可以是轻盈的。

沉淀下来的是那份带着岁月的故事,却能带着轻盈的身心感受旅途中的停歇。亦静亦动,亦怀旧亦新派,皆在其间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太喜欢新装修完成的南海翼大堂。没有闪亮的浮华,却拥有了岁月静好的安宁。

于云朵之巅穿行,风拂过树梢,松涛阵阵,幽香袅袅。

于大海之间遨游,浪卷过礁石,白沙翻滚,水墨一色。

新中式,也可以如此轻盈美好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大量自然元素的应用,赋予了冰冷的建筑鲜活生命。“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”,巧妙的将五行元素融入其中。整个装饰别具一格,又充满了中式哲学的意境。

大堂入口处的艺术品由铁铸成,外面做了铁锈处理,具有工业感设计的震撼与稳重之感。纵使时光如逝,也不可磨灭曾经的辉煌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礼宾部身后的木质装置,很有意思。一半经火焚烧成了炭色,另一半则保留了原木的色调。“浴火重生”,新旧传承,时间在生命中得以永远的流逝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最喜欢的是大堂正入口处的迎客松,雍容大气,高贵典雅。既完美的起到了屏风的隔断作用,又用最生动的姿态向每一位抵达的游子,倾诉着酒店的故事。

迎来送往,无论抵达与出发的人们换了多少,这里依然保持着常青态,张开臂膀拥抱每一位等待休憩的游人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屏风后,便是大堂休闲区。素淡的色彩,木质与棉麻结合的沙发巧妙的散落在四周,既相对独立又不会让人觉得孤立。

若不是了解南海翼的前世今生,恍惚间以为走进东南亚,轻松的度假风扑面而来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很少见到一座酒店,在中庭设置挺拔的竹。带着滋滋不息的生命力,向着阳光蓬勃发展。

我历来是爱竹的,清冷却不孤傲,自带气质。与一座拥有相同气质的酒店相遇,便是注定的缘分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大堂的右侧,是公共商务区,也提供甜点和三明治、汉堡等。若是错过了餐厅时间亦或路途上时间紧迫,一份可口的简餐,倒是不错的选择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左侧是吧台和餐厅的入口,大理石,木质条纹,一如既往的简洁。去繁从简,比大面积的奢华更难能可贵。所有的高贵,皆在细节之中体现,每个角落皆是匠心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而我,实在舍不得这份难得的娴静,干脆真正的抛开一切工作,给了自己一个午后的时光。一份下午茶,一本书,便是足够美好。

木色,松枝,竹节,云朵。躲在时光里……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对于一座酒店的喜爱,除却心水的装修风格,舒适的客房,温馨的服务之外,最值得怀念的便是舌尖上的滋味。

南海翼只有1间主餐厅,却是巧妙的利用空间分隔出不同的区域。自助餐、雅座、包间错落的融合在一起,彼此独立,又相互呼应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餐厅提供早午晚三餐。早餐是全自助形式,午餐为单点,晚餐则是半自助形式,除了凉菜和小吃之外,热菜和当日推荐的特色菜品,会有服务生提供单独的菜单。

菜品的分量,不会很大。倒是多了几分典雅的精致,与酒店第一眼的气质相符。若说相隔百余米的希尔顿主楼是位伟岸的男子,胸怀宽广,包罗万千。那么南海翼,便是婉约的女子,淡雅清丽,浑身散发着优雅的气质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菜品,主打川、闽菜系,在粤菜的地盘上,算得上是酒店中的新秀。川菜的辛辣鲜香,搭配上闽菜的清淡,再加上精选的食材和几十年手艺的川闽大厨,不用走出酒店,便将两省的经典滋味一网打尽。

夫妻肺片、麻婆豆腐、口水鸡......喜欢的口味一样来一份。正宗的麻辣味在舌尖滋滋作响,顺势再来一碗鲜甜福建大鱼丸、一粒冰爽的土笋冻、一盏醇香的樟茶鸭......

甚是心满意足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抛开滋味不说,最叫人欣喜的是餐台。这些年的行走,停歇过的酒店数百家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,将食物安置于花草之间。

小小的杯盏,形态各异,色彩万千,像是绿丛中结出的果实,散发着芬香。每取一份心水的美食,便像是摘取一份丰收,心情自然是充盈愉悦的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若是有小型的聚会,还有宽敞的独立包间可以选择。三面玻璃环绕,正好收获整片风景。

离别那一日,遇见满月宴。我安静的在窗边坐着,人们带着喜悦在眼前走过。

这一侧,我们安静的吃着午饭,认真聊着关于这个世界的美好。那一侧,人们聚集在一起开怀大笑,带着新生的蓬勃希望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因为沿袭了老派奢华酒店的作风,酒店的公共空间很大,在寸土寸金的深圳,更显大气。

健身房在大堂的后侧,落地大玻璃,直面碧水蓝天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旁边是儿童休闲区,室内和室外两座游乐设置,可以让宝宝们尽情嬉戏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最喜欢的是地下一层的音乐休息室。完全独立私密的空间,可以真正闭上眼享受一个人的静享世界。

有什么比在健身房挥汗如雨,酣畅漓淋之后,冲个澡,做个小憩,更叫人惬意的呢?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在深圳三日,几乎停留在酒店里。与远道而来的姑娘见面,喝下午茶聊天。

从曾经的理想聊到现实的生活,从旅途的故事聊到南海翼酒店的变迁。意犹未尽,干脆将聚会的场所,从大堂吧搬到了房间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南海翼共有218间客房,这一次选择入住的是海景套房。超宽敞的空间,无论是客厅休息区、卧室,都可以俯瞰深圳湾的美景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抵达深圳希尔顿南海酒店-南海翼时,已值深夜。错过了餐厅的晚餐时间,干脆叫了送餐服务。

放置下行李,简单的洗去了旅途的浮尘,晚餐正好抵达。一份意面,一杯咖啡,一份水果,再加上钟爱的芝士蛋糕。继续长肉,也是值得!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翌日清晨,醒来,拉开窗帘,便是清新的蓝色。身下船只星星点点,前方远山隐隐绰绰,那便是香港。

楼下不远处是港口,每日从清晨到深夜,都有渡轮前往香港。中环码头,赤臘角机场。半个多小时船程,与从陆地口岸过关一路折腾相比,幸福太多。甚至,远远短于在香港搭乘地铁的时间。

三日的停歇,连日旅途上的疲惫都消除殆尽。我知道,又将启程,继续走在追寻美景的路上。

只是这一程,幸好遇见你。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

揭秘深圳第一家涉外豪华酒店,三十年前只接待名人政要